稻草人论证

点击量:188 来源:www.240fz.com

稻草人(straw man)论证稻草人谬误攻击稻草人刺稻草人打稻草人是曲解对方的论点,针对曲解后的论点(替身稻草人)攻击,再宣称已推翻对方论点的论证方式,是一种非形式谬误。

稻草人论证有时会和“偷换主题”、“偷换概念”混称,但严格而言未必相等:后二者是蓄意扭曲原论点,而稻草人论证可能是攻击者有心扭曲对方论点以达贬低效果,也可能是攻击者无心地误解了对方论点,或对方论述不清致使攻击者误会。例如当有人主张“我支持死刑,杀人者死,天经地义。”时,以“主张杀人者死就是主张复仇,复仇不能太超过,司法不是复仇的工具。”这种说法回应,就有可能犯下稻草人谬误,因为在其中,回应者可能将论者的观点,给从“应报”替换成“复仇”,再攻击“复仇”这点,宣称“复仇不能太超过,司法不是复仇的工具”。

由来

在一些格斗训练中,会以稻草人作为假想敌,练习向它作出攻击,无论攻击再怎么猛烈,被击倒的都只是替身,真正想攻击的对象并未受到攻击。以猛烈炮火攻击一个假想的论点就像“打稻草人”一样。

示例

不要让小孩乱跑

  • 甲:“我认为孩童不应该往大街上乱跑。”
  • 乙:“把小孩关起来,不让他们呼吸新鲜空气,那真是太愚蠢了。”

除了把小孩关起来以外,显然还有许多方法让孩童出门而不在大街上乱跑,因而前者无法推理出后者。乙攻击的论点“应该把小孩关起来”是甲从未提出的,也无法从甲提出的论点推理出来,只是个稻草人,和甲的真正论点毫无关系。

支持**易合法与买春

  • 甲:你支持**易合法化吗?
  • 乙:支持啊。
  • 甲:你果然买春过!

甲把“支持**易合法化”曲解成“买春过”,然而两者并无必然关系。

发展教育与删减国防

  • 甲:国家应该投入更多的预算来发展教育行业。
  • 乙:你真不爱国!居然想删减国防开支,让外国列强有机可乘。

“投入更多的预算来发展教育行业”不必然代表“删减国防开支”或不爱国,因此乙攻击了一个甲从未提出的论点。

道路建设

在澳大利亚广播公司的节目Counterpoint上,一个有关建造更多道路和交通挤塞的讨论中,出现了以下一个稻草人论证的例子:

打稻草人示意图

在左方的例子中,支持引理“建造更多道路,会鼓励人们多点使用车辆代步”的最强原因是前提“建造更多道路,会鼓励人们减少使用公共交通工具,而自己驾车从甲地往乙地”。可是,反对者转移视线,把矛头直指向“建造更多公路,会鼓励人们多点驾车兜风”这个相对地较弱的前提。透过错误引导,反对者驳倒对方论点,使对方遭受质疑。

应报及复仇

  • 甲:我支持死刑,反对一切替代方案,杀人者死,天经地义。
  • 乙:主张杀人者死就是主张复仇,复仇不能太超过,司法不是复仇的工具。

支持死刑、支持应报不代表主张复仇。

体罚

  • 甲:对于某些儿童,适度打骂是必要的。
  • 乙:体罚就是虐待儿童,因此是不爱护自己子女的行为,你这样是叫大家不要爱护自己的子女,我们应该要用爱来对待子女,所以不该体罚。

“爱”的定义并无标准,对子女使用体罚的父母,未必就不爱自己的子女。甲没有主张说父母不应该爱护自己的子女,只是主张体罚而已;而乙则说“体罚就是虐待儿童,因此是不爱护自己子女的行为”,并因此说甲主张“叫大家不要爱护自己的子女”这种甲未必真的主张的事情,然后再借此反驳说“我们应该要用爱来对待子女”,这样是打稻草人。

无君无父

杨氏为我,是无君也;墨氏兼爱,是无父也;无父无君,是禽兽也。

顾及自己的“为我”不代表“无君”,也就是不顾及君王和他人;顾及天下所有人的“兼爱”不代表“无父”,也就是不顾及自己的父母;将他人的主张擅自解释为“无父无君”,之后再对“无父无君”这点进行攻击,就是打稻草人。另外说持有某类主张的人为“禽兽”可能涉及人身攻击。

  • 甲:我认为当今执政党对前总统的贪污指控恐怕是言过其实了,甚至这根本是凭空捏造的。
  • 乙:你为什么这么爱那个前总统?你是他的死忠粉丝?还是你拿了他的好处?

“为可能有罪的人辩护”不代表就是“爱他”、“是他的死忠粉丝”或者“拿了他的好处”

杀人偿命

  • 甲:“杀人命,天经地义”,我认为判处杀人犯死刑是正当的,是杀人犯应该接受的处罚。
  • 乙:你这是把赔偿和处罚混为一谈,是否该有死刑,是处罚的问题,不是赔偿受害者的问题!

尽管使用成语,但甲没有真的主张死刑就是赔偿,只主张说死刑是杀人正当的处罚,乙方应当先弄清楚甲方指的是“正当的处罚”或“正当的赔偿”。使用“杀人命”之类的成语,不代表就一定会把处罚和赔偿混为一谈。

死刑的诉诸情感

  • 甲:杀人者死,对杀人犯的死刑怎样都不能废除。
  • 乙:你一定会问“如果你家人被杀你还会不会主张废死”之类的问题,这我看太多了,拜托你们这些反废死不要再用这些诉诸情感的方式叫人放弃废死了好吗?这类诉诸情感的方式是无效的。

“如果你家人被杀你还会不会主张废死”之类的问题是甲未提出的,甲仅仅是以“杀人者死”支持自己不废除死刑的观点。主张甲会提出“如果你家人被杀你还会不会主张废死”之类的问题,并攻击说这是诉诸情感,因此不应该拿出来等,是打稻草人。

酒驾

  • 甲:酒驾应该比照杀人办理。
  • 乙:你主张只要加重处罚,不用加强取缔?没有警察抓,比照什么都一样无效,所以不要讲说要搞严刑峻法处罚酒驾。

乙说甲主张“只要加重处罚,不用加强取缔”,然后说因为没有警察执法所以无效,甲没有提出说“不用加强取缔”这点,而乙却攻击这点,这样就是打稻草人。

女权

  • 女生:我主张性别平等,我支持女性权益。
  • 男生:靠,又一个搞女权自助餐的,这些搞女权自助餐的都一样,只想要享受权利而不愿尽义务,这样根本就不是性别平等。

指称“女权自助餐”只想要享受权利却不愿尽义务而不是性别平等本身虽然没有错,但是女生没有主张“只想要享受权利而不愿尽义务”,也未表明信奉女性主义,男生却立刻指控“女权自助餐”,有打稻草人之嫌。

严刑

  • 甲:死刑不能废,不仅如此,我主张引入鞭刑,重罚酒驾、重大暴力犯罪和政府官员的贪污腐败。
  • 乙:难道教化、改善失业及就业、减少贫富差距等就不重要吗?教化、改善失业及就业、减少贫富差距等才是降低犯罪率的重点!

甲没有说教化、改善失业及就业、减少贫富差距等手段不重要。

原文链接: http://www.240fz.com/c24/ba086.html